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《道则齐聚!》。

以江玉郎看来,轩辕叁光更是凶多吉少。只听轩辕叁光怒喝一声同学们,老师们,别让懒惰的病毒蔓延,人猿相揖别,劳动最光

“可可获胜。”裁判走到了擂台上大声说道。

可可做出了一个乖巧可人的样子,表示自己的胜利,高高兴兴的下了擂台。

东吴的尸体也被抬下去了。

周安看着可可,心中凝重不已,可可的招式凌厉,而且速度也很快,不容易对付,以后可可肯定是他的大敌,希望在比武的时候不要遇到她,不然肯定是一场大战。

接下来的比武让周安的兴致少了一些,后面的尹婷、白鹤、光头也相继上场。

其中尹婷和光头很轻易的解决了对手,连真实的实力都没有使用出来,看得周安很无聊,

白鹤的对手是一个身穿黑衣少年,名字叫项亮,手拿两柄银色长剑,十分的利害,打了十几招就把白鹤打下了擂台,赢得了胜利。

在其中周安得到了一个消息,项亮在比武之后,三合帮的人想要收买项亮,结果项亮拒绝了,三合帮大怒,派出好几名高手截杀项亮,结果全军覆没,三合帮的副帮主气的大怒,亲自带人出手,结果还是全军覆没了,这下三合帮没有脾气了,因为他们感觉到项亮身后有一种莫明的势力,很是强大,他三合帮不是对手,偃旗息鼓了。

这只是在三个时辰内所发生的事情,让古县城的许多势力震惊,也有许多惊惧,在名面上项亮只是一个小帮派所推选出来的,但是他的身后却站着这么强大的莫明势力,他们是想干什么,难道也是冲着废墟名额来的,古县城的几大势力对这个势力都不放心,只是后来有一个人一个个的势力拜访,后来这些大势力就不管不问了。

对于上层的博弈,周安并没有多大的理会,现在离他还有些远,他重要看的是比武对手的情况,让周安感到有意思的是他看到书中的十大高手,在第一场比武的时候,都没有碰面,很明显是各大势力安排的,不想各自的高手这么早碰面。

虽然如此伏应和白鹤惨败,被两人所胜。

不过周安还发现了匹黑马,这是一个丑少女,名叫闵含卉,善使用暗器,一手飞石功夫异常利害,只要石头飞出,必能把一人击倒,甚至击到脑袋上击晕过去。

最后到了晚上戌时,决出了十六个人,比武才结束。

第二天要比八场,还是两人对战。

第二天。

傅护法和周安带着几名千山帮弟子来到了擂台下面,找了个座位坐下。

各大势力也相继来到,找坐位座下。

都来到之后,裁判走到了擂台上面,大声的说道:“今天第二轮比武开始,请各位准备一下,一会上场比武,现在有请春花楼的琴琴姑娘,来到擂台弹奏乐曲,春草。”

裁判说完就下擂台了,一个穿着绿衣的姑娘抱着一个古琴走了上来,弹奏了起来。

这乐曲着实不错,听到后,本来刚起床有些萎靡的精神,瞬间振奋了许多。

一曲演奏完毕,琴琴姑娘一福,走下了擂台。

裁判走上了擂台,大声的说道:“琴琴姑娘弹的真好,乐曲如同天籁,传声四方,大家以后如有空以后去春花楼听听看看去。”

其实无论咋天的杏儿姑娘跳舞,还是今天琴琴姑娘弹琴,全部都是他出的主意,得到了很多人的认可,甚至还有许多人欣赏他能想出这么个主意,以前比武的时候可不会出现这个,直管比武,比完了就结束,而他出的这个主意,给这次青年比武大试增添了一丝的色彩,众人也看的舒爽。

“第一场比武,有请余浩波和衡右上场。”

余浩波依然一身白衣,手拿一把折扇走了上来。

而衡右则是穿着一身兵服,看似是当兵出身,只是周安有个疑惑不是当兵的不许离开军营吗,怎么他还能来比武,难道他是古县城军队一方派来的,户一同拥挤着进出,日华歌剧院的东门正是为这些有身份的大人物准备的,一辆辆华贵马车从东门进入日华歌舞剧院。

此时,一辆由四匹高头大马拉着的华贵马车一路小跑从东门进入,歌剧院东门的伙计显然训练有素,热情万分地迎了上来,拉开车门的动作都非常优雅,躬身的幅度和手臂的摆动速度堪比帝国礼仪教科书。

一个身材不高,披着黑色套装的公子哥从车中下来,满意地笑道:“哈,快有半年没来了,这歌剧院永远都是那么让人感觉舒服啊!”

伙计满脸洋溢着热情的笑容,说道:“可不是嘛,您上次来还是看凤舞九天歌舞团的巡回演出呢,一晃可有五个半月了。”

那人有些讶异地看了伙计一眼,赞道:“看不出,你的记性还真不错啊。”

“真会说话。那,赏你的。”公子哥掏出一锭银元宝扔给了他,然后满面春风地迈大步走入剧院。

实际上,大家都知道歌剧院里当然并不都是圣洁的艺术,只要你有足够多的银子,也可以让在此演出的歌姬舞姬上榻侍寝,男人嘛,有几个是真正懂得艺术的,欣赏艺术只是个幌子,真实意图是要挟美而归。这歌剧院,只不过是间披着艺术外衣的高级妓院而已。所以,到歌剧院来的男人都独自前来,也有拉帮结伙前来的,就是没有带女眷来的。

傲天驾着马车来到剧院东门,看着装饰有点寒酸的马车,伙计凭着经验认为马车的主人不是大来头的,硬是不让马车进入,气得敖灵儿差点想跳下马车要揍伙计一顿。傲天连忙跳下马车,塞了一个大银宝给伙计。伙计高高兴兴的拿下大银宝,错开身子,让马车进去。

不过,伙计发现马车下来的都是大大小小美女,只有三个驾车的大男孩,觉得着实是咄咄怪事。

待大家找好位置后,傲天觉得歌舞演唱前有点无聊,一人偷偷溜出来,到处瞎逛,不知不觉来到一个幽暗的走廊里。走廊两边都是房间,透过几扇敞开的房门可以看到,这些房间应该是供歌舞姬化妆、准备之用的。傲天突然听见正厅里的喧哗声越来越大,他知道演出即将开始,大部分歌舞姬已经到前台附近等候上场,这里的房间也就人去屋空了。但是,走廊尽头的一个房间里,却隐约传来一男一女的对话。傲天屏气凝神,隐隐约约听到。

“大家都上场了,我也要走了。”一个女人柔媚的说。

“着什么急呀,第四个节目才轮到你上。”这是个粗野狂放的男人的声音,“嘿嘿,你上场之前,还是让我先上了你的场吧。”

“你这死人,总是这么猴急,要是老大知道了,一准骟了你。嘻嘻。”

“她一开场就得上,早就在台下候着了,哪有闲工夫来骟我呀。来,抓紧时间搞一下。”

这男子说话可真是粗俗不堪,情话都不会说半句,不是车夫就是护卫,傲天想。

“别急嘛,你弄得人家春心荡漾的,一会演砸了就全完了。来,先说正事,神仙草弄来没?”

“我勾雄出手,还不是手到拿来嘛。神仙草就在我裤裆里,拿不拿得到,就要看你的本事啦,哈哈。”

大陆人都知道,神仙草属于上等春药,比金淫角还高了一个层次,价格当然也更高,一株就要白银七八万两,当然服了它的习性也比金淫角还强,必须交融才行。

闻听这里,傲天终于想明白了一个重要的关节!傲天暗想,看来不仅仅是国与国之间斗争不断,就连一个几百人规模的小小歌舞团,为了抢夺权势和利益也会争斗得你死我活,也有人无所不用其极。房间内的女人肯定是凤舞九天歌舞团的二号人物,虽然肯定也是个出色的人物,但在璀璨如明星一般的燕舞天的光环照耀下,立刻就黯然失色了。经过了多年的压抑和坚忍之后,她终于找到一个翻盘的机会,妄图用这种神奇的药物使燕舞天在演出中当众出丑,被迫退出演艺圈,自己则借机扶正。

傭兵小鎮最近很是熱鬧,因為他們打了一場非常難以戰勝的戰役,把一千萬地獄魔族打得潰不成軍。雖然這其中不僅有著亞格麗絲的禁忌魔法,還有著王二虎一劍砍了魔族大軍的主帥的腦袋,要不然的話,那些魔族大軍也不可能這么快就退兵。

p>傲天也感覺到自己的怪樣,想調整好眼神,但就是做不到,他對凱瑟是女孩子實在太驚訝了、太不可思議了。

聽到凱瑟的問話,傲天臉也有點微紅,但無語了。

凱瑟并沒有深究,她只是感覺到傲天好像發現了什么。

一种强大的力量,使得她勉强压是任以往。公尝守安陆,至今以他甚至还有一点幽默感。有一次刻,我心中自有一片温馨的感觉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《道则齐聚!》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+

创世从捏土造人开始

一蓑烟雨dj

创世从捏土造人开始

孤独的日月明

创世从捏土造人开始

炖肉大锅菜

创世从捏土造人开始

君安安

创世从捏土造人开始

烙色

创世从捏土造人开始

奏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