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《地牢?》。

前面的少年看到周安在前面坐著,馬上向著周安叫道:“這位大哥哥,救我啊,后面有兩個強人要殺我。”

周安厭惡的看了少年一眼,這個少年心真夠毒辣的,想要擺脫后面的兩個人,向自己求救,把兩個人的目標轉移到自己的身上,看后面這兩人的身手,至少有通脈八九層的實力,如果是普通的武者上去就是送死。

而且剛才少年所喊的聲音中,充滿了蠱惑之力,很明顯這個少年利用特殊的音功法,想要蠱惑周安出手。

周安并沒有答理他,繼續著恢復著體內的氣勁。

少年見周安并不理會自己,一愣,他剛才的聲音可是運用了天魔音,可是面前的周安卻不為所動,自己的音功對他不管用,一般像這樣的人有兩種,一種實力比他高,另一種意志堅定。

看周安年輕的樣子不像是第一種,應該是第二種,一想到第二種,這種人更好騙了,他更是向著周安這里跑來,說道:“大俠,救命啊。”

在大叫之中,向著周安這里沖來。

周安一腳踢去,把他給踢飛了出去,周安冷冷的說道:“滾開,別煩我。”

周安的這一腳不但把這個少年給踢糟了,還把后面追的兩個人給踢糟了,他們以為周安會幫助這個少年,想要把周安也給解決了,結果發生了這樣的一幕。

少年馬上從地上爬了起來,不過不再向周安這里跑了,而是繞過周安向其它的方向跑去,在跑的時候,他的臉色陰沉無比,他沒有想到周安不但不幫他,還會踢他,他從懷里拿起一個小盒子,向著周安一扔說道:“我把東西給你,你向西邊逃走。”

說完了之后,轉向逃去,也不管周安是什么反應。

后面追的兩個人看到此,追的身子停頓了一下,一個人向著另一個人說道:“怎么辦?”

另一個人說道:“你去追他,我去把盒子拿過來,看看東西在不在里面。”

那個人聽到后向著那個少年追去,而另一個人向著周安快速的走來。

可是還沒有等他走到周安近前,周安抓起投來的盒子向著少年又投了過去。

準而又準的投到了少年后面的包袱和衣服的夾層中。

這個操作立刻把少年給弄糟了,而那個本來要找周安麻煩的另一個人看到此,也不再理會周安了,向著少年追去。

不一會三人就消失在了周安的面前了。

過了沒多久,周安再次上路了,對于三人周安沒有放在心里,至于少年手中的那件寶物,周安也沒多在意。

周安繼續使用踏山而行,經過了幾天后,周安終于回到了歸元城。

回到了電影院,錢思煙正在拿著白布在繡著鴛鴦,顏惜筠和傾舞正在練武,綠兒和柳娘正在煮飯,囡囡去建安書院上學去了。

“什么時候給囡囡辦的入學。”周安問到。

陆隐想了想,貌似也对,“农家家风开朗,兄弟见识了”。

  “哈哈,行了,锄两下就可以了,如果感兴趣,等参观完种子园后可以接着来,不限时间”农烈笑道,将头上裹住头发的白布拿下,擦了把汗,然后擦了擦肩膀,他还真流汗了。

  上清风轻云淡的放下锄头,连衣服都没皱一下,刘天沐表情平静,握锄头的姿势跟握剑一样。

  白胖子贼眉鼠眼的凑到农烈身前,笑了,“兄弟,我能不能在这种一株属于自己的植物?”。

农烈耸肩,......

他心中当真是悲愤填膺,难以自生的地方,陌生的女人,黑暗…

黑暗阴冷的林木之中,耶律猛带着一千金兵正气喘吁吁的在其中穿行。林木树叶落尽,地面上是长年累月的落叶腐烂之后的沉积物,雪从树间落下覆盖在上面,松软深陷极为难行。金兵们在齐膝深的雪地上艰难跋涉着,浑身上下早已大汗淋漓。/p>

突然間,他清晰地聽到泰坦棘龍幼獸的心跳,和其均勻有力的呼吸。

他的所思所想,他現在的艱難處境,在他心神進入斬龍臺的霎那,仿佛就傳遞到幼獸所在的那方異時空。

流轉著神采霞光的,那頭早已死去的時空之龍,從龍尸中飛出......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《地牢?》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+

阿娇去哪了

罗素

阿娇去哪了

周箬雪

阿娇去哪了

妖女很美

阿娇去哪了

西城冷月

阿娇去哪了

七乐

阿娇去哪了

孤胆蚂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