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《为复仇而来》。

想到保定府的烧刀子、飞大脚娘信。就连闪电这两个字也不能形

“我去,這么快?”

聞書驚得下巴都要脫臼,這什么速度,這是道痕一境巔峰能做到的嗎?

一個莫千鴻也就算了,竟然又來一個,現在變態都可以量產了嗎?

聞書吞了口口水:“沒時間想這些了,我得加快速度!”

藥田總共就百米長寬,聞書要是再發愣,莫千鴻就要結束比賽了。

這比賽,可是聞書提出來的,要是還沒開始就結束,就成了一個笑話。

“道法——碎岳!”

聞書扔掉鋤頭,取出自己的武器——黃銅棍。

咔!

兩根黃銅棍被他連成一根長棍,棍身表面光華閃爍,在道力的注入下,變得如玄鐵一般硬。

“砰砰砰!”

黃銅棍被聞書像錘子一樣不斷砸到地上,一砸就是一大片,泥土被迅速震碎。

這翻土的速度,比莫千鴻除草有過之而無不及,不過,震蕩的力道不同,翻土的程度也不同,聞書需要多次敲擊,才能完成有質量的翻土。

一細一粗、一靜一響下,兩人前進的速度,幾乎不分上下。

“這個聞書實力不弱啊!”

莫千鴻心神一凜,他現在的速度,可是能和道痕二境后期媲美了,而聞書只是道痕二境中期,卻也能達到這樣的速度。

“前面什么情況?”

提水過來的韓鈴滿臉疑惑,怎么莫千鴻和聞書施展出了道法,難道是發生了什么危險?

她擔心起祝凌雪,便加快了前進的速度。

這一加快,莫千鴻和聞書頓時急了,紛紛使出吃奶的勁,莫千鴻差點就要使出道法附靈。

“呃……”

祝凌雪還是第一次見到有人干活干得這么拼命,不就拔個草、翻個土嗎?至于這么夸張嗎?

不過還好,當她發現兩人并不是在破壞,而是真的在高效工作時,心里松了一口氣,同時,她對莫千鴻暗暗欽佩。

因為相對來說,要以這么快的速度除草,還不傷到藥材一分一毫,這控制力,比一棍震碎泥土要難多了。

呼!

疾風掃過,莫千鴻將最后一點雜草殘根弄走,停了下來,霧鄉劍也順勢收回空間戒指,從頭到尾,聞書都沒看清莫千鴻的武器是什么。

也在這時,韓鈴來到了祝凌雪身邊。

“我輸了!”

聞書看向最后兩米未翻新的地,眼睛里滿是血絲,表情很不甘心。

差一點,就差一點啊!

“你隱藏了修為?”聞書怒道。

他可是道痕二境中期,理論上在各方面,都要遠遠強過道痕一境巔峰,可是,他輸得毫無懸念!

莫千鴻剛才爆發出來的實力,完全不在道痕二境后期之下,甚至單純論速度,直追道痕二境巔峰!

這要不是絕世天才,就絕對作弊了!

莫千鴻冷笑道:“輸了還找借口?我有沒有隱藏修為,跟比賽有關系嗎?再說,比賽開始前,你又沒有提到這點。”

“我……”

聞書說不出話,的確,他一開始沒有提修為,就是因為感知到了莫千鴻道痕一境巔峰的修為,想要憑借修為的優勢,碾壓莫千鴻。

結果,被碾壓的是他。

“哼!”

聞書一臉發綠地走了,那個表情,仿佛幾天沒有拉出來。

這時,祝凌雪和韓鈴走過來。

祝凌雪道:“穆公子,聞書怎么走了,我還沒向他道謝呢。”

莫千鴻道:“人有三急,你懂的。”

祝凌雪掩嘴一笑:“原來是這樣,難怪他剛才那副表情。”

聞書還沒走遠呢,聽到莫千鴻和祝凌雪這樣說,差點一口血噴出來。

“穆冰,你等著,我一定要讓你在祝凌雪面前出丑!”

聞書的眼中閃過寒光。

這一切,莫千鴻并沒有發現,也懶得去關注,他先幫祝凌雪把最后一點地翻好,然后三人一起,把水澆了一遍。

這件事過后,祝凌雪看莫千鴻的眼神柔和了許多,莫千鴻暗暗欣喜。

第二天,段夜星醒來,這速度比葫老預計得快了很多。

林司司整晚都寸步不離地守在段夜星床邊,很多原本是聞書這個藥童該做的事,如喂藥、梳洗等,都被她攬了去。

不久后。

“咚咚咚……”

靜室的門被敲響,莫千鴻還以為又是符云,沒想到開門一看,是林司司的藥童陶藝。

陶藝是來給莫千鴻送早飯的,這幾天的飯菜,都是陶藝在送。

“陶姑娘,還有事嗎?”

看陶藝把飯菜放下后,并沒有離開,莫千鴻問了一句。

陶藝咳了一聲道:“是這樣的,司司姐說讓我把靜室重新布置一下,該增加的東西即便没有她与江臣做的那个交易,对方一定也能拥有一个光明且温暖的未来。

想到这里,她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,回了个晚安的表情。

大伟哥,托你的福,我今天晚上真的能睡个很安稳的觉了。

而且是这辈子最安稳的一个觉。

她转头看着紧闭的房门,听着外面的动静。

就好像以前这个家中所发生的事情的重演,柴静在厨房洗碗,杨念桐在卫生间洗漱,没有意外的话,再过不久,他们就会回到房间去看电视。

不过唯一有些不同的是,那可能就是他们今天会睡得特别早也特别沉。

一想到这件事,杨晓丽便觉得有些紧张害怕却又有些兴奋,心脏在胸膛里跳动的声音似乎充斥了整个房间。

只是抬头看了一眼镜子的中的自己,她忽然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孤独。

冷风透过未关的窗户吹进来,呜呜咽咽,如同哭丧一般。

她蜷起身体,将脚也搭在了凳子上,双手环抱双腿,将头歪枕在膝盖上。

近三十年的人生里,她在今天终于做了一次算是对的选择。这种难得的喜事,她却无人能够与之分享。

我还真是失败啊。

杨晓丽忽然想起了魏明。

就在不久之前,她在需要的时候可以随时找他。哪怕是凌晨做了噩梦被吓醒,裹着被子给他打去电话,被吵醒的他也不会有任何脾气。即便明天还有课要上,他也会耐心地哄她一直到睡着。

可是现在……

如果我打过去,他会以什么样的态度面对我?

是欣喜还是愤怒,又或是惊讶?

杨晓丽想了诸多可能,可最后也没能鼓起勇气打过去验证。

好想找个人说话啊。

忽然之间,她的脑海中忽然闪过了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黑色身影。不知怎么的,她忽然轻声地对着空荡荡的房间问了一句:“你在吗?”

只是说完,她自己都觉得有些好笑,暗骂自己一句是鬼迷心窍了。

人家那么大一个人物,有那么多正事要忙,怎么会围着你一个人团团转?

可是令杨晓丽万万没想到的是,一个笑呵呵的声音突然自窗边响起。

“我在啊。”

杨晓丽下意识转头一看,却见一个身着一身黑袍的矮胖汉子正坐在窗台上,晃荡着两条小短腿,手里端着手机,屏幕发出的光将他的一张凶神恶煞的黑脸照得更是吓人。

杨晓丽哪见过这种场面,身体一个哆嗦,就从凳子上摔了下去。

就在杨晓丽看着天花板,闭上双眼等待预想中的疼痛时,却听那个黑脸汉子口中念道一个“起”字。

杨晓丽顿时觉得有一种柔软的力量将自己的身体拖住,随后她就被那种力量给放到了旁边的床上。

“不是你自己叫我的吗?干嘛跟见了鬼一样?我这一表人才的模样,很吓人吗?还是说,你被我的美貌所惊艳了?”黑脸汉子继续笑着说道。

杨晓丽下意识地就在心中暗道:“您可比鬼吓人多了。”

而经过黑脸汉子这一打岔,杨晓丽顿时觉得自己没那么害怕了,身体里力气也回来了。连忙从床上爬了起来,对着黑脸汉子就跪了下去:“是我无知,惊扰无常大人了,还请无常大人请勿见怪。”

那黑袍汉子见此皱了皱眉:“哎呀,你们这些凡人真是麻烦,动不动就要下跪。知不知道无缘无故对着别人下跪,会让别人折寿的?这要是被人看到了,还以为我鱼肉百姓,要是被人举报上去,我这地府最受欢迎工作者的名号还要不要了?少掉的奖金你给我补吗?”

“……”

杨晓丽没想到自己这一跪会有这么多说法,一时间跪也不是起也不是,只好解释道:“上次无常大人救了我一命。如此大恩大德,堪比再生父母,我跪一下也是理所应当。”

黑脸汉子一摸下巴:“你说的很有道理,要不是八爷我上过一回当,我就信了。”

“啊?”杨晓丽不解地看着黑袍汉子。

黑脸汉子解释道:“上次有帮修士鳖孙就给我设了个局。其中一个孙子寿命已尽,我去接他。他小子跪在地上抱着我的大腿苦苦哀求,让我饶他一命。可这种事,是我能决定的吗?当然没答应他。结果没想到,他对自己的大限早有预谋,在卧室装了监控,把画面录了下来,之后他一个朋友便拿着录像投诉说我收钱不办事。要不是我上面有人,服务之星的荣誉称号就给撸了。”

地府也会评服务之星?

杨晓丽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上次在见到眼前这个大名鼎鼎的黑无常之后,她就觉得对方与传闻里的不一样。可现在看来,何止对方一个和传闻不符,显然这整个地府都与她想象的不一样。

思忖之间,黄虎已放声叱骂起来强的女孩子又怎么可能有死七次

  “诶诶诶,你给我走知道不!信不信我削你啊!”张云集转身之后发现什么东西都没有,在浴室里一边用毛巾捂着自己的重要部位,一边对着空气大吼大叫。

  心中直打鼓,这是啥玩意儿啊?还真闹鬼?“系统系统,你给老子出来,闹鬼了,出来抓鬼啊!”心中默念,另外一只手拿起洗漱台上面的短刀,就在空中挥舞。一边挥舞一边倒退,想回到房间里面穿上衣服。那样心中就有底多了,毕竟死得比较有尊严。

  就当他一边退,一边比划的时候,路过洗漱台,无意间瞥了一眼镜子里面的自己。

  只见镜子里的自己身无寸缕,刚刚洗过澡,水淋淋的头发还在滴着红色的液体,脸色有些惨白。就在镜子里面的自己身后趴着一个身穿红衣的女子,女子的眼眸没有瞳孔,此时正裂开猩红的嘴,对着镜子里面的自己大笑。一边笑,张云集还在耳边听到那温柔的声音说着“你终于找到我了。”

  “找到你大爷!”耳边的声音听起来软软的,好像情人之间的呓语一样,但是那呼出来的气真心凉,凉到张云集都脊背发冷。更诡异的事情发生了,镜子里的张云集突然笑了一下。随后他的脸开始变得扭曲,从微笑变成了狰狞的表情,舌头细长垂落足足有近半米。

  此时镜子里的张云集用力的敲打着玻璃在里面嘶吼“他是我的!!!我要撕了你!”

  “呵呵呵~谁说他是你的?”女子似乎听到了什么很好笑的笑话一样,从张云集身上飘了过去,停在洗漱台之前。

  这下场面就显得有些诡异了,张云集只能模糊的看到身前有个黑影,像淡淡的黑雾漂浮在空中。而镜子的自己此时已经变得更加像怪物,不住的敲打玻璃,嘴上的怒骂就没有停息过。

  镜子里的倒影出现了一个红衣女,身穿妙曼,齐肩的秀发。白皙的脸庞,只不过脸上似乎满是伤痕似乎被什么钝物击打过,另外半张脸有些凹陷,眼睛是全部眼白。盯着镜子里面。

  张云集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中景象,心跳就像打鼓,呼吸就像风箱一样一起一伏。只见那个女子似乎在寻找什么,低下头,打开水龙头。水龙头哗哗出水,那个女人将头埋得越来越低。就在这时候,镜子里的张云集脸上露出了兴奋的神色,缓缓地从镜子里探出身子,嘴角咧得很大,盯着女子的脖颈之处。嘴角的口水不经意滴到女人的脖颈处,

  张云集此时好像被摁住咽喉一般,回想起自己昨天的经历,自己低头洗漱的时候,头顶的另一个自己对着自己的脖颈流口水。

  这个画面想想就让人觉得恐怖异常。

  没有犹豫,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的张云集,一个闪身就冲出浴室,到床上扯过衣服就直接穿上。浴室里好像没了动静。就在浴室里情况不明朗的时候,张云集心中不知是要退还是要进去看看的时候,突然感觉房间的门突

这边苏荷向着季辽急冲而来,与此同时,细雨那边也有了动作。

就见季辽身边一侧的雨雾悄无声息的翻滚了一下,旋即一条吐着蛇信的蛇头在那团雨雾之中一探而出,那蛇头一双豆粒大小的眼睛忘了一眼季辽,脸上诡异的阴阴一笑。

下一刻那蛇头在雾气之中钻了出来,一闪之下直接爬上了季辽握着灭劫剑的手臂,攀爬而上,几个蜿蜒便爬上了季辽的肩头,那带着两颗獠牙的嘴巴一张,直接咬了下去。

季辽眼睛一晃,却是没有丝毫动作。

细雨见势心里一......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《为复仇而来》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+

凰末白的剑

纵马昆仑

凰末白的剑

浅铃儿

凰末白的剑

唐王陛下

凰末白的剑

梦萝

凰末白的剑

昊鲤

凰末白的剑

大国雄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