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《不祥气息与溺死之骨》。

木冶子示意龍青云先返回書房。

他親自去鑄劍坊指導弟子,看看雁瓴刀、水火鐵棍、狼牙棒怎么樣了,平時這種普通的兵刃都是弟子做了就行了,看來這次木冶子比較重視。

一盞茶的功夫,木府書房。

木冶子掀門而入,坐在梨花木椅上,抬手拿起茶盞,茗了一口雨前龍井。

須臾之間。

姜鵬和四個弟子敲門而入,每人手上托盤放著四把兵器。

龍泉劍、雁瓴刀、水火鐵棍、狼牙棒。

牛奔、王皋、柳文龍目光大盛,熾熱地看著三件兵器。

木冶子示意三人自行選擇喜歡的兵器,如果有分歧,可以比武切磋,獲勝者優先選擇。

王皋出身洛陽金刀門,血液里流淌著大刀情結,不由自主地走到了雁瓴刀面前。

拔刀出鞘,刀柄漆黑,刀身挺直,刀尖處有弧度,還有反刃。此刀利用繩索和刀鞘上的雙吊耳懸掛腰間,王皋甚為滿意,喜笑顏開。

牛奔直奔水火鐵棍而去,這根鐵棍長約四尺,這把“水火鐵棍”脫胎于衙門“殺威棍”。

“水、火”代表陰陽五行中的“朱雀、玄武”,象征鐵面無私,秉公執法,這和牛奔豪邁直率、剛正不阿的性情頗為契合。

柳文龍卻被狼牙棒深深吸引,狼牙棒頭部如棗核狀,鐵制的錘頭上固定有很多像狼牙一樣的鐵釘。

錘頭安著棒柄,柄長五尺。柳文龍身形昂長,這把狼牙棒拿在手里,更顯得威風凜凜。

看到三人愛不釋手,龍青云對木冶子愈加欽佩,僅憑鑒貌觀色,就可以篤定對方喜好,這份觀察入微的本事,真的讓人拍案叫絕。

龍青云拔出龍泉寶劍,拓跋兮也歡呼雀躍款步而來,水汪汪的大眼睛如春天的湖面般清澈,洋溢著少女的天真爛漫。

這柄劍,劍長三尺,劍寬半指,劍身以龍泉山黑鐵砂所鑄,薄而透亮,透著淡淡的寒光,劍柄鑲嵌著一條金色龍紋圖案,顯得古樸威嚴。

龍青云拎劍在手,虛空一指。眾人也看了過來,龍青云蕭疏軒舉,寶劍熠熠生輝。有一種“劍氣縱橫三萬里,一劍光寒十九州”的氣概。

“真是把鋒芒蓋世的好劍。”劍意喚起了龍青云滿腔的豪氣,俊臉愈發的堅毅剛勁,有一種昂然向上的氣勢。

木冶子看到龍青云正氣凜然,頗為贊許,也對這把龍泉劍頗為滿意,劍意和主人心意相通,這是對鑄劍師造詣的最大肯定。

“木前輩,這把龍泉劍多少銀兩,我來付賬。”拓跋兮笑瞇瞇地道。眼睛大而深邃,眼角斜而上翹,好一雙水汪汪的丹鳳眼。

木冶子爽朗道,“寶劍贈英雄,這把劍就送給賢侄。”接著走進拓跋兮微笑道“錢就不用付了,小姑娘,你只需要回去告訴你們府主摩天宇,他收了個好弟子,我頗為欣賞,就足夠了。”

接著走進牛奔、王皋、柳文龍道:“這三件兵器二十兩銀子,你們誰付?”說完一臉訕笑,盡顯豪放疏狂、灑脫不羈。

三人皺了皺眉,“這也太貴了吧。”面面相覷,須知八兩銀子在南雍可以買一個丫鬟了。

拓跋兮俏皮地對龍青云眨眨眼,然后對木冶子道:“前輩,我來付。”

駱豪見狀摸出了一錠銀子,足有二十五兩,岑伯在木冶子示意下收下了。

南雍的白銀基本都是達官顯貴、商賈富人在使用。當時的臨安是天下知名的大都會,工商業極其發達。

銀子分為銀餅、銀塊、銀牌、銀錠等種類,有五十兩、二十五兩、十二兩、七兩、三兩等制式,主要用于大宗商品交易。

拓跋兮隨手就拿出二十五兩銀錠,顯見出身權富之家。岑伯補來五兩碎銀,拓跋兮也不客氣,示意駱豪收下。

木冶子也是暗暗驚嘆,此女灑脫不羈,倒不似尋常女子那般矜持。

龍青云向前一步,向木冶子作了個揖手禮道:“多謝木前輩贈送龍泉劍,叨擾多時,這就告辭!”

木冶子頷首,示意岑伯送送大家。六人走出木府鑄劍坊,岑伯轉身離去。

牛奔忍不住道:“這鑄劍坊的木前輩好生奇怪,青云的龍泉寶劍不收錢,我們的雁瓴刀、水火鐵棍、狼牙棒收那么貴,他這是大方還是吝嗇?”

拓跋兮應聲道:“就是,這老頭也太小氣,本來找補的五兩銀子,我本可以不要,索性收了,就是氣不過他收了二十五兩銀子,太貴了。”

駱豪幽幽道:“小姐,你錯怪這木府主了,這世上高人行事都

查家、許家放言出來,凡有沈深下落者,不管是人還是訊息,只要第一時間稟報上來,要什么給什么。

這讓曾經接觸過沈深的特地商會茍明俊、侍女荊杜聞風而逃,遠遠地離開了邦美府,再也不見下落。

聞風而逃的不止茍明俊、荊杜,還有去過索夸府索拉城事務大殿的休賁、范主、仲孫金、殷飄四人。

靈宗及張囂的消息,沈深就是從這四人中聽到的,當時在事務大殿,沈深請四人喝酒,此時沈深的面容一出來,四人立即意識到了危險,第一時間藏匿了......

新娘子的脸上也涂着一层厚厚的甚为通达情理,再也想不到他会

当那件灵器宝轮现象出来的时候,星空之中,又多了一个光源

  它罩下神光,向着大耳僧而去

  大耳僧剑意无双,两者在星空中爆发,那片星空,被白光淹没

  人皇星上空,再次出现坠明的景象

  巨大的拦住了。

吴清羽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。

陈清风带着吕泽去了客房,对吕泽说:“你且在这里心无旁骛的打坐,晚些我会叫你吃饭。”

“好!”

“明日一早,到后山,我教你学点什么。”

说完,陈清风便离开了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《不祥气息与溺死之骨》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+

一把铁锤

肆十

一把铁锤

零想

一把铁锤

尸口巾

一把铁锤

月亮咕咕了

一把铁锤

君子皓月

一把铁锤

大侠帅包子